纪雅

【个人向】Elizabeth's magic(上)

#伊丽莎白个人向#
#ooc,争取九月完结#

01.

伊丽莎白心想,或许自己有一种魔力。

并非是让人艳羡的剑术天赋、姣好的脸蛋、高贵的身份或是别的什么——她的魔力或许对别人而言微不足道,但对己而言:能从那两张极度相似的脸蛋中察觉到谁才是自己小小又很可爱的未婚夫;能在对方还未发觉时孩子气的蒙上他的眼,笑道“你是夏尔哦!对不对!”,然后夏尔微笑着回道“是呀,你每次都能猜对啊,丽兹。”的那一刻起,无疑有甜蜜的糖果,把内心都塞得满满当当。

那时夏尔的弟弟也在一边。他也和哥哥一样微笑着,但却显得更为安静与病弱。
他那时说:“——。”

伊丽莎白不记得他说了什么,却记得三个小小的孩子在午后的庭院里打闹与嬉戏。庭院里有漂亮的白蔷薇,一朵一朵,在水珠下晶莹剔透,像不远处注视着他们的温柔的眼。

02.

其实这并非是一种魔力。
伊丽莎白心知肚明:夏尔更加活泼爱笑,也喜欢恶作剧。他那张精致的脸总是毫不吝啬绽开最漂亮的笑脸——而伊丽莎白正喜欢他这种仿佛能点亮一切的笑容。非常可爱!她心里这么想着,为了他更加努力吧,我喜欢夏尔的笑脸!

而弟弟,总是温顺安静的,印象中因为哮喘自五岁后便鲜少外出。总是捧着书本,玩具或是西洋棋呆在房间里。
就像现在这样。
小小的男孩捂住嘴唇轻轻咳嗽了几下,看见她的身影后海蓝眼眸闪过几丝诧异,随后又是了然的神情。他小声说道:“哥哥在学习室里,要一会儿才会回来。伊丽莎白你可以直接去找他哦。”

伊丽莎白原本准备踏出去的脚在听到这句话后又收了回来,她仔细的看着对方熟悉又陌生的脸:她与这个孱弱的男孩不熟,但毕竟是自己的表弟——对方那张与夏尔相同的脸也同样无法让人坐视不管。
所以她摇了摇头,说道:“不用啦,我就在这里等他就行了喔!”

男孩微愣,然后轻轻嗯了一声,就转头继续安静的的翻着书。伊丽莎白几度碾转,却忍受不了这种过于沉寂的气氛。她滴溜溜的转了转祖母绿的眼睛,用手点了点男孩的书:“呐?”

“……恩?”男孩唔了一声,将视线从书中转了回来。他迷茫的盯着伊丽莎白,灰蓝的发丝有几缕从额间滑落,落在白瓷般的脸颊上。男孩子睫毛幽长,身上还有着蜂蜜气息的奶香。他眨了眨眼,随后似有所悟的回道:“夏尔这段日子愿意好好学习了呢!他也和我说了,会好好的做伯爵,然后保护伊丽莎白你的。”

“——咦!?”淬不及防的一记直球,伊丽莎白觉得热气从胸腔直直的冒上了,她捂住了红彤彤的脸颊,觉得皮肤又痒又烫。缓了好半天,才把指缝松开一点,用亮晶晶的眼神望向他:“真、真的吗?”
“嗯,是真的。”
“那我也要做一个,与夏尔相配的未婚妻!”伊丽莎白拍拍胸口,自豪道。却看到男孩只是温和的微笑着,便又补上一句:“那你以后想做什么呢?”
“欸,我?啊,我——”

“找到你了!”分外活泼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打断了这场对话。
有着漂亮脸庞的男孩子嘟着嘴小跑到了弟弟身旁,把整个身子都撒娇般的埋在对方肩头,闷声道:“好累啊——”
“夏尔你可以稍稍休息一下,不用这么加劲的啦。”男孩轻轻拂开夏尔的手,掏出手帕把对方脸上的细汗擦干了,道:“刚好伊丽莎白来了,和她一起出去玩玩吧?”他又补上一句:“我的书还没看完呢,你们先去吧。”
“那等你看完书,我们下午要一起玩西洋棋哦!”夏尔叮嘱完了,转身拉住了伊丽莎白的手:“呐,丽兹,我们去院子里做花环吧?”

他的笑容干净又灿烂。

伊丽莎白被晃花了眼,脸微红的拉住了夏尔的手。却恍惚想起,还不知道他的梦想呢。她有一种奇异的直觉:那个人的梦想,或许并不是成为牧师或者医生,留在领地附近。

但为什么呢?为什么不留在夏尔身边呢?
夏尔他——是如此的耀眼而温柔啊。

03.

她的小小梦想与魔力在那场大火中被吞噬殆尽。
糖罐打碎了,露出被灰尘泥土弄脏弄苦的糖。漂亮的丝带,毛茸茸的玩具兔,夏尔那双宝石蓝的眼睛,曾经充满欢声笑语的大宅,如今全部化作灰烬。她穿着最鲜艳可爱的洋裙,准备了最精致的礼物,满心欢喜,却只迎来了一场大火。

——我,再也无法见到夏尔了。 这个念头一在心里升起,就像有虫子爬上心头啃噬,留下有细细密密的伤痕。我不想失去夏尔,她浑浑噩噩的抱住双肩,心想,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请把他们还给我们吧。

神听到了她一半的祈祷。

她在葬礼上见到了夏尔:两个月前犹带着灿烂笑容的男孩却变得沉默安静起来,他的眼睛依旧像宝石一样幽蓝深邃,但右眼却缠上了眼罩。他穿着一身灰的礼服,身边跟了一个一身黑的执事。
“夏尔!”她哭着扑了过去,在感受到怀中的身躯是温热的后身体差点直接卸力。

感谢神。
哪怕只有夏尔能回来。

她是那样思念着夏尔,以至于忽视了心中魔力低声诉出微妙的违和感:回来的那个人,真的是夏尔吗?她拽紧了衣角,心想,必须是——因为,我向神许过愿了啊。
她收紧了手臂,却突然发现了一个事实——
我,是不是比夏尔高了来着?

04.

伊丽莎白推开夏尔的房间时他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道:“伊丽莎白?你来之前可以提前通告的。”
他的声音清亮,语气不算粗暴,但也谈不上温柔。

伊丽莎白咬紧嘴唇,她心想,夏尔回来以后——真的变了很多:他变得沉默,也渐渐看不见笑容了。但是——她扬起笑容,孩子气的摇了摇头,道:“不要!我是夏尔的未婚妻,没有未婚妻来见未婚夫前需要通报的吧?还有啦,要叫我利兹,之前不是一直那么叫的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伊……利兹你直接过来,可能会招待不周。”夏尔皱了皱眉,却还是伸手拉住了伊丽莎白的手,轻声问道:“上次一起下了西洋棋,今天你想玩些什么呢?”
“花环!像过去一样编花环怎么样?”
“……嗯。”

花园里有很多白蔷薇,在露水下一闪一闪,像是眨着的温柔的眼。 伊丽莎白折了几朵,看着夏尔笨拙的将花绕过藤条,他蓝色的眼睛在阳光下像是藏了一汪海洋一片碧空,艳丽缤纷的花朵让那张略显冷淡的脸都变得鲜活了起来,暖风微醺,这一刻,他们仿佛重回了一年前的凡多姆海威大宅,那时一切还未发生,连呼吸的空气都是甜蜜的。

“你一年前也做了花环呢。”伊丽莎白望着这场景,微笑道。片刻后却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夏尔的确做了花环,但后来却给了……给了弟弟。
“这次也会给你。”夏尔却误解了她的意思,将花环轻轻放在她头上:“白蔷薇很衬你,利兹。”

“可当……”
“嗯?”
“不,没事,我很开心哦。”伊丽莎白伸出一只手抚摸着花朵,另一只手却拽紧了裙子,话语酝酿在口中,在即将脱出之时,视线不经意间划过了草坪上铺着的蓝色餐布:上面有放了草莓的巧克力蛋糕。

“……”
“怎么了,利兹?” 伊丽莎白吸了吸鼻子,笑道:“我只是觉得,能和夏尔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夏尔果然还是夏尔,依旧喜欢着草莓!

伊丽莎白心想,幸好。
因为那时那句——你究竟是谁?已经卡在喉头,摇摇欲坠。

————tbc————

下里真夏尔就出来了哦_(:з」∠)_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