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雅

【文章】关于相性

#北极圈cp:9a队的紫毛x绿毛#

#绿毛名字德尔塔 紫毛名字艾普西龙 我知道名字难记但我不想直接叫他们紫毛绿毛x#

#肯定ooc 写文时国家队才16集 等现在都20集了我才悄摸摸发出来#

01.

“嘿,说真的,你不觉得你们两相性挺合的吗?”

02.

德尔塔知道,自己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特殊。”并非指相貌出众或者驾驶能力高超。事实上9s小队除了队长阿尔法,其余人的能力基本处在同一水平线上,虽然比普通驾驶员高超,但将此赐予给他们的“爸爸”,是希望他们能用这份高超的能力去保护贤者,守卫灵船,完成人类改造计划,而不是用这份拔高的能力去肤浅的比较,炫耀。

但他们毋庸置疑是特殊的。
9s小队特殊,特殊在他们是无性别人。
而德尔塔特殊,特殊在“她”,是唯一一个在驾驶中处于上位的非复制人。

不同于银发红眸,无情无言的洁塔三姐妹,她能思考,也更为强势。
阿尔法,贝塔,伽玛,艾普西龙也有思想,但他们身上流动的是叫龙的血脉,在驾驶弗兰克斯时他们出于下位,头上会显现出金色的光角。

对于自己这份特殊,德尔塔并无欣喜,也不感意外,只全盘接受。——因为,他们的一切,都是爸爸赐予的。爸爸命令自己与艾普西龙搭档,也不过是这些无数命令中最细微又简单的一条。
紫发男人温顺又安静,配合着自己恰当的强势,是完美的配合。但也并非非他不可。

“9s小队要尝试交换,追求相性更高的搭档。”
就像,这也不过是无数条命令中最细微又简单的一条罢了。

03.

“那我开始喽。”
趴在下方的,笑眯眯的阿尔法舔了舔嘴唇,笑道:“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德尔塔懒洋洋的应了一声,握紧了手中的操纵杆,说:“但愿如此。”

机甲启动,数值一路飙升,最好停在一个与艾普西龙操纵时,差不多的位置。
“看来我们相性还不错。”阿尔法道:“不过具体怎样,还是要看战场杀敌的情况了。”

叫龙来袭,最初几只都像送来的人头,直接被单方面秒杀。不得不说,阿尔法的驾驶比艾普西龙狂野很多,很多情况下他都是主动出击,跃跃欲试。脸上端着温和的笑容,身体却控制机甲飞速转动,差点没把德尔塔弄晕。
“……你就不能慢一点吗?”
“哎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已经习惯和洁塔驾驶了。——诶,停!德尔塔,你别在这时候乱动操纵杆!”
“我的身体无法制止我的习惯。”
“你平时和艾普西龙驾驶也这么狂野的吗?”
“——这不算狂野,依我看,你这样才叫狂野。”

“停!”伽玛吹了一声口哨,道:“你们不打叫龙了吗?爸爸还在观察中呢。”
他们停下无意义的争辩,又将重点投入叫龙中。德尔塔的神情却随着战势的加深而愈加凝重。
阿尔法作为队长,身体能力比她优秀,击败叫龙的心和她一样强烈,两人同样强势。这份强势像一种气味标记,在狭窄的驾驶舱内无限蔓延,双方都无法放开手脚。即使这份气味在双方的妥协下暂且平静,也会随着攻势的增强而像炸药一样炸开。
就像,失控了的鹤望兰。

“说真的,比起叫龙,你们驾驶的机体更像真正的叫龙。”贝塔说:“既然阿尔法都不行,那这样看来,德尔塔还是只能和艾普西龙驾驶了。”
一旁的紫发男人温顺的笑了笑,没再说话。
德尔塔看了一眼艾普西龙,再对比对比阿尔法,意外觉得这张脸看的顺眼了很多。

所以她下一次驾驶机体时,看着男人紫色的毛茸茸的后脑勺,忍不住像摸小动物一样,轻轻的揉了揉。
艾普西龙背对着她,看不到表情,只是很安静的呆在原地,让她揉。

03.

他们遵从了爸爸的命令,来检查十三小队。
——这是人类的寻常队伍,但细细看下,却有很多不同寻常的地方。没有哪个小队会擅自去做爸爸没有教过的东西:做菜,洗衣服,自发寻找水源……孩子们脸上格外鲜明又活泼的神情也陌生的像是淡粉的花瓣,在寡淡干枯的树枝间,尤为显眼。

“我还以为被爸爸抛弃了……。”390咬着嘴唇,眼泪在蓝色的眼眸间滴溜溜的打转。
“爸爸没有抛弃你们哦。”德尔塔挑了挑眉,温和道:“这只是一场测试,娜娜和哈奇也在一直注视着你们。”她不懂这种莫名其妙的情感,却在礼节性的安抚后看到对面那个双马尾的小姑娘破涕为笑,甜甜的“嗯”了一声。
“爸爸一直都记得你们。”艾普西龙也轻声附和道,他笑的眉眼微弯,比她看起来还要亲和。

“呐呐,我说你们,不吃些东西吗?我们做的食物,可是超级好吃的哦!”666像个毛头小子一样兴奋的手舞足蹈,他不由分说将一块花饼递给一旁的贝塔,道:“快吃哦!吃完告诉我们感受!”
德尔塔捂住嘴轻笑,虽然并未有进食的功能,但出于任务还是伸手拿了中央的一块糖糕。
她的手,和正欲拿走最后一块糖糕的艾普西龙的手,重叠在了一起。

“你一半,我一半。”
“嗯。”

“啊,那个。”556眨了眨眼,道:“这块糖糕是双层馅的,一半玫瑰,一半茉莉花。你们可以分成四份吃,这样每一种馅就都可以吃到。”
“这样啊……。”艾普西龙温和道:“我的那份就给德尔塔吧,女孩子大概更喜欢吃甜的东西一点。”
“啊啊啊!你看人家!多有绅士风度啊。”360狠狠瞪了一眼666,道:“你还是小孩子吗?”

不,实际上你们两个才是小孩子吧。德尔塔在内心深处叹了一口气,面上却依旧很温和,她挑了挑眉,还是将饼推到艾普西龙面前,说:“我不喜欢甜的。”
艾普西龙却将饼均匀的分成四份,刚欲将其中两份推到德尔塔面前,却看到一旁的666死死盯着他们,道:“呐,你们要做那个了吗?”
“……那个?”
“啊啊啊,就是那个!那个啦!喂食——”
“我想我们的手都没有损坏,可以自行进食。”

“切。我还以为,会像02和hiro那样呢——什么嘛,好失望。”666失望的撇着嘴,被390瞪了以后灿灿摸了摸鼻头就不再发言。390倒是一副颇具歉意的样子,说道:“抱歉抱歉,这家伙完全还是个小孩子,请不要理他就好了。”
“不过啦,说真的。”
“你不觉得,你们两相性挺合的吗?”

04.

“……喂食。”
“很在意吗?”
“不,只是在想这个词汇的特殊之处而已。”艾普西龙在表情在夕阳下分外模糊,德尔塔却能轻易的想到他微微眯起眼睛笑的神情:“爸爸说过,十三小队是特殊的,我在想,是不是正是这些我们都未了解的词汇,才让他们更加特殊?”

“也许吧。”德尔塔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笑了。她恶劣的勾了勾唇角,说:“喂。”
“嗯?”
“说真的,我不觉得这个举动很特殊,充其量就是假装一方手废另一方喂东西吃罢了。但也许,这个动作真的很特殊,只是要通过实践才能出真理呢?”

艾普西龙微微低下身子,让自己和德尔塔的视线勉强齐平。
“聪明。”德尔塔笑了笑,用手捻了一块点心,将点心放在对方张开的嘴里。
她能感受到对方沉稳平缓的吐息,热气轻轻拍打在手指上。她又踮起脚靠近了一点,慢慢的,又将一块点心放在他嘴里。
他们间的距离好像有点太近了。

“哇啊!”一个男孩的大喊声。
“笨蛋——喊这么大声干嘛?”一个女孩的声音,小了一些,带着埋怨:“我都说了他们绝对是那种……!喂,干嘛?别拉着我的手跑啊白痴!”
“被听到了你还不跑吗?!”
两个人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哪种关系?”
“搭档关系吧。”
“嗯。”

05.

“他们还说了我们相性很合?”
“作为搭档而言吧,看来十三小队有非常敏锐的直觉,这大概也是特殊的方面之一。”

“嗯。啊——对了,那个。”
“什么?”
“喂食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但他们这么激动,说明他们感知的比我们强烈,那么我们试试更加强烈的牵手怎么样?”
“嗯。”艾普西龙温和的应道:“如你所愿。”

某一对其实并没有走远在楼上围观的笨蛋夫妻,看着他们牵手的背影,表示,你们两个果然相性很好吧!?

——————END——————

评论(1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