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雅

【文章】colorful butterfly

#cp算是平路和父路#

#有幼路,童年经历纯属瞎编,ooc#


01.

绫小路清隆在梦境中,看见了一只蝴蝶。

漂亮的小家伙,拖着一双绚丽的七彩翅膀,以一片纯白作为背景,在单调枯燥的白炽灯光下飞舞。
背后是经过加强的钢化玻璃,玻璃之后是拿着记录板的白衣大褂。而被包裹的纯白之中,一双双麻木冷淡的眼睛仿佛能穿透时空,直直的看穿灵魂。

但他们都是静止的。
除了那只蝴蝶——它轻盈的掠过吊扇,停在黑白分明的琴键上,跳跃着让它流淌出几个清亮的音符,就又晃动着翅膀,摇摇摆摆的停在了自己垂在身侧的手臂上。

绫小路举起手,凝视着那只蝴蝶。
一只大手却从身后绕了过来,轻轻覆在自己眼睛上,另一只亲昵又强势的摩挲着他的下巴。呼吸徐徐在耳侧,是温热的。

但他的语气却是笃定而冷淡的。
“清隆。”

绫小路清隆回过头——看到了,那个人的脸。

02.

梦境的起因大概是平田洋介无意的一个问题。

彼时同学间以考试顺利结束为理由举报了一个小型的班级聚会,一点都不想去但还是被迫拉来了的绫小路清隆耷拉着眼角,他点了一杯石榴汁,选了一个凉快又舒服的角落,正准备安心的缩在那里,身边却传了一个清爽的声音——: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同班的平田洋介带着礼貌又温和的笑容向他轻声询问着,对方身上隐隐有甜甜的花香味,阳光下裸露的光洁肌肤也像手中捧着的橙汁一样清凉。

——杀伤力,满分。

假如有女孩的话可能忍不住脸泛红晕了吧,可惜的是在这里的不过是一个不受欢迎的阴暗男生哦。绫小路在心里吐槽道,回了一句可以后挪了挪位置,看着对方用吸管喝橙汁,莫名感觉假如橙汁广告商愿意找平田代言的话,一定会赚翻了。

“绫小路君不开心吗?”
“啊……还好啦,毕竟果汁是免费的。”
下意识把内心话说出来的绫小路莫名感到中了平田的魔力,但对方却并没有在意,只是微微一笑,温柔的把话头接了过去:“因为绫小路君总是那一个表情,所以才会看不出来呀。”

不不不,想说我阴暗就直接说啦。绫小路这么想,却直接被对方下一句话堵住了嗓子。
“——不知道绫小路君笑起来是怎么样的呢?”

标准的电视剧台词。
男主对女主说的那种。

绫小路一愣,对方却轻快的回了一句:“抱歉,我开玩笑的。”结束了话题。

绫小路心想,我当然会哭也会笑。
只是,是在很久以前,那个人还在身边的事了。

03.

绫小路清隆五岁的生日礼物是一只彩色的蝴蝶。
不是活的,是用精密的零件制作而成,可以遥控的机械蝴蝶。

但那天晚上他却蜷缩在角落里,面无表情的哭泣。觉得不甘心,觉得很丢脸——但,无法停止哭泣。
必须胜利,为了胜利可以不择手段——这些都是那个男人告诉他的。因疼痛而产生的恐惧的确让人心生战栗,但在迎来胜利后多少能怀着微弱的期待:

“可以夸奖我一下吗?”
“可以摸一摸头吗?”
“又是第一名,亲一亲额角怎么样?”

那个男人总是会听取这些琐碎的要求。
他在做这些事情时,自己心中除了溢满膨胀的喜悦外,还总掺杂了着报复的恶意——你看这个人,说话那么冷淡,嘴唇却还是热的啊。

“不开心吗?”那个男人走了进来,居高临下的:“为什么要哭?我从一开始,就告诉过你,输掉的话会有多么凄惨多么可怕。”他话毕,却放缓了语气:“啊啊,不过毕竟是第一次。姑且先说了,明天还有课程安排,一切要按照计划来。”
“……你还真是乱来。”
“进来时就签订了协议,有意外发生也无可厚非吧。”那个男人微微笑了,伸出手拉起了对方一缕棕色的头发,吻了吻,回道:“不过清隆还是小孩,被吓到了吗?”

“心脏病突发导致的死亡,临死前还无意识进行了自残。”绫小路拽紧了衣角,淡淡道:“因为用药过量吗?”
“不愧是最高杰作,一猜就中。”他笑了:“也没办法,这样的人迟早会被淘汰的吧。”

“我也会如此吗?”
“因为这种事哭?”对方挑眉:“你可是最有天赋的,不管他人多么绝望多么痛苦,你大概也不会感到痛楚吧。对了——”他弯腰拾起那只彩色的蝴蝶:“怎么样?这可是最新科技,明天要不要加上拆零件再组合回去的课?”
“你想办就办吧。”

那个男人吻了吻他的额角。
他的语气那么冷淡,嘴唇却还是热的。

绫小路躺了下来,把那只蝴蝶放在鼻尖上。于是白色的房间也变成了彩色的。
藏在身上的药瓶骨碌碌的滚了出来。
比那个女孩高两杯的剂量,更强烈的痛苦,阵阵滚烫和冰冷交织来袭,一度意识模糊的扯坏了衣服纽扣,快要失去呼吸。——而那个小小有些瘦弱的女孩,早已瘫倒在地上。

……她在哭喊什么?
“爸、爸。”

绫小路轻声嘟囔着这两个字,泪痕已干,凝在眼角。
——“两杯剂量可能会致死?就这样吧,假如这都无法承受,我还不如再生几个。”
“真愚蠢……被送到这种地方了,居然还念着。”绫小路捏住蝴蝶,想起曾经向那个男人撒娇过,不由得皱了皱眉。

“不过他还是有说得对的地方。”
“只要有能掌握保护自己的能力就够了,只要自己平安无事——就是胜者。”

男孩无机质的棕眸在灯下闪烁着冰冷的光。

04.

那只蝴蝶从手臂上飞到了他的鼻尖。
身后的男人搂紧了他,声音危险而又冷漠:“为什么要逃跑呢?”那个男人顿了片刻,从背后看清了斑斓的蝴蝶,道:“因为蝴蝶是彩色,房间里永远是白色?”

“但你小时候透过显微镜看,只有一层层能反射折射光的鳞片。在凹凸不平中,蝴蝶的翅膀也只是透明的。”他道:“外面的世界也一样,我已经把最需要的,最有趣的东西都给你了。你为什么还不满足?”

“也有附在鳞片上的色素颗粒,让它变得五颜六色吧。”绫小路推开身后的男人:“除开反射,折射,也有那些色素,让白色和透明变成彩色,父亲。”

“在外面只学会了胡搅蛮缠。”男人哂笑道:“不过你居然愿意开口叫我,从五岁以来就再也没有了吧?”
“我多少也变了。”
“不,你从未变过。”男人的身躯和蝴蝶在扭曲的梦境中逐渐消散。他嘴唇张合,声音很轻,但依旧穿过了喧嚣,直到绫小路清隆的耳边。

“我等你,主动回来。”

05.

绫小路清隆睁开眼,一只彩色的蝴蝶停在了他的鼻尖。
他眨眨眼睛,蝴蝶就飞走了。

平田洋介坐在他身边看杂志,感受到了桌子的微动后抬头看他,微笑道:“绫小路君昨晚熬夜了吗?睡的很香呢。”
“啊……也许吧。”他挠了挠头,补上一句:“结果做了一个不太好的梦呢。”

“那我是不是应该早点把你叫醒?”
“这倒不用。”绫小路眯起眼,看向远处碧蓝的天空。

“——毕竟,梦里七彩斑斓的蝴蝶,还是很漂亮的。”

    

         ——————END——————

评论(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