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雅

【熙懿】if线


#一年前写的一个假如吧,青懿不是被强迫带离何熙身边,而是和何熙一起逃亡_(:з」∠)_嘛过程不一样但结局和原著一样咯 #

青懿拉着何熙一路躲躲藏藏,周围到处都是青龙族的看守。现在每条龙都知道,他们任性的公主殿下拉了一个人类在私奔。
何熙被她拉着东跑西跑,她皮笑肉不笑的拉着对方的手说想要四处旅游,那个谎言的调子僵硬又干瘪,清晰的投射在对方明若镜的心中。

可他没问什么,只是帮她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长发,轻轻的笑:“好呀。”

他们藏了没多久——仅仅只是一个星期,或者比那多一点。夜晚的藏匿的木屋外的天空上到处都看得见龙族金黄的瞳孔,几次的巡视都与他们相隔无几。
那时何熙点亮了灯火在屋内看书,那灯火昏沉幽幽,他久久的盯着一页,看上去像快睡了。

“过来。”可何熙并没睡着,他朝青懿招了招手,清秀温雅的面容在昏沉的室内不甚清晰,跳动的火苗在一瞬堪堪照亮他眸底的温和神色:“小懿,你的头发乱了。”
青懿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顺从的坐在他的面前,仰着脸方便他动作。何熙拿的是木梳,梳起来动作小心翼翼的,一下一下,有时候他遇到打结的头发,就会认真的低下头细细的帮她把结解开。梳完后他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像是过去的每一次一样:“梳完了。”

青懿的头懒洋洋靠在他的肩膀上,不想动,事实上她也真的没动。何熙的动作太轻柔,像呵护着一件易碎品,她被这样温和的举动搞的昏昏欲睡,干脆就头一歪倒在他的肩膀上,而何熙也没推开她,就任由她靠着,另一只手绕过她去找书。
“啪。”是书本掉落的声音,青懿顿了一下把自己的爪子伸了回去,不咸不淡添上两个字:“手滑。”

一阵风吹灭了摇摇欲坠的烛火,何熙的神情也就因此敛于黑暗间,但青懿几乎不用费脑子想就知道对面的这个家伙脸上的神色是温和到近乎到假的微笑:“……小懿,你又任性了。”
话毕他弯下腰去捡那本书,但青懿的动作显然比他更快,她一下就踩住了那本书。蹲在地上摸索的何熙闻声抬眼望去,看见比他此刻高了半身的青懿面无表情的凝视着他,她那一双黄金眸在夜中闪闪发着光,像火焰一样灼灼:“——你现在究竟和不和我走?”

“傻姑娘。”那一声叹息里有温柔有怜惜,甚至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但偏偏缺了责备。那种过去在自己任性时蹙着眉投来的不赞同的目光,在这个寂静的凉夜被风吹散了。他望向她,更像是一个父亲在望向年幼懵懂的孩子——她还不懂事,所以无需较量。

可最开始的他在得知被追踪的消息时,握了她的手沉默良久,最后用温和却铿锵的声音道:“那我们走吧。”

回到如今,青懿被这目光瞧得火大,她别过了头。深吸一口气后几乎从牙缝里一字一字的将话语挤出来:“一句话,走,还是不走?”
“去哪儿?”没有敷衍般的劝阻,没有预想中的搪塞。何熙歪着头望着她,目光澄净如水。

“去神炎。”
“神炎干燥缺水,你为龙,无法久居。”
“……去玄冥。”
“玄冥方易主,边疆动乱不堪。唯有武力才可生存,但青帝刚刚放出悬赏你的通知。”
“……昆煞。”
“昆煞与青帝因联亲而交好。他们知道身为青帝皇族的你,更何况,他们其实讨厌龙。”

——“喂,何熙,我们能去哪儿。”
“去神炎,去玄冥,去昆煞。万千世界,总有个地方是我们能去,它也能接纳我们的。”

青懿嘴张张合合想吐出几句反驳他的话,比如酸溜溜的说些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但此刻她脑子一片空白,呐呐的说不出话。而这时偏偏心里想起了一篇何熙和她一起卧在树下时,对方给她讲的古文。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
桃花源记。

只是这不是她念的,她没这样的好记性。
何熙念完了,朝她又笑了那么一下。
“小懿……没那样的地方。——没有桃花源。”

——“总有一处地方,会是你我的桃花源。”

他说完后踱步到青懿的身旁,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了几个字,然后唇慢慢覆上她的。
何熙说:“——亲爱的,你该回家了。”
她没有拒绝这个吻,那个吻也逐渐由温柔变得残暴。她在吻的时候觉得唇角有点热有点疼,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是咸的。
像是滚烫灼热的泪,又像是滚烫灼热的血。

何熙的手轻轻的附在她的手上,将她下意识紧拽住他衣角的手指,一根一根,慢慢的松开。青懿不觉得难过,或者是她太茫然以至于失去了分辨情感的能力,外界的一切动静却被无数倍的放大,何熙紧握住她的手,是颤抖的。

她的思绪却随着指尖温暖的远去,飘回到了很远的地方,那个她诞生之始的故土。无处不至的海水,是冰的,也是咸的。
——“青懿,你该回家了。”
还有那个高高在上的青帝的王,神色冰冷的,自己的父皇。

何熙的泪落下,浸染了她的衣裙,也模糊了她的双眼。
恍惚间青懿听到她的少年说了几句话。
“我会等到你的。”
那是什么意思?她在离别时仓促的回头,看到对方扬起的笑脸。
那个笑是冰冷的。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