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雅

【全员】花吐症(上)


霍游篇

游浩贤深吸一口气,正打算鼓了劲儿的表现出自己对霍琊天天炒胡萝卜的不满——拜托,他已经受够了,又不是兔子,谁想天天这么吃!?但还没等他把内心的愤慨互作言语表达出来。咳嗽,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就从唇角里泄了出来,引来小侄女墨律担忧的目光和问候。
“我没事。”他摆摆手,笑眯眯的这么说。然后悄悄把刚刚吐出来的花瓣藏了起来。

事后他百度了一下,大概也知道了这是个什么病,已经病的病因。
他的病因,是霍琊。
这儿他早知道,早在他还未遇到小律,早在那个黑发的少年坚定又温柔朝他笑,向他伸出双手时,他就知道自己获得了新生。过去诸次种种,漂亮却空洞的外壳,奋不顾身其实不过镜花水月的理想,都被一把火烧的精光,火焰将他烧灼的痛苦清晰的印照在那个人眼里。
但他只是静静的注视着自己,眼中流露的并非同情,并非嫌弃,而是包容和爱意。
两情相悦,真是个甜腻的词汇。

但他虽已然新生,过去曾有的污秽却隐藏在影子里,与他随行——他无法做到真正放下,与他相伴的霍琊,灵魂却始终如同那双金色的眼眸一样澄澈。
人类偏爱着干净的东西,但也会想生出龌蹉心思去毁灭,他不愿去毁灭这一片纯白,却知道自己黑暗会由不得的沾染纯白。
所以游浩贤离开了。
离开的安静,残忍,奋不顾身。

但那之后的相遇却又像话本一样戏剧而理所当然,等他反应过来,霍琊就已经像一颗植物扎根在他的心旁,它隐忍,花开的也小,但很漂亮。细长的根茎不紧不慢吸收营养,直到连接到他的心里去。

游浩贤出神的想,米色长发在额前投下阴影。
他爱霍琊,但不知道,爱是该隐忍还是放纵。

熙懿篇

青懿最近心情不太好。
她不知犯上什么病,天天咳嗽犯恶心,最喜欢的肉也没什么胃口。
直到有一天,她吐出一朵花。

黑色的花,模样瞧得像百合。

她家一窝傻儿子不知道怎的就头上泛灵光,一查发现是一种日韩流行的疾病,名儿挺奇怪的,叫花吐症,患上此病的人如果三个月内不和喜欢的人接吻,就会饱含抑郁之苦死去。据说中晚期不仅会吐花,还边吐花边咯血,那案例图看的青懿一脸日了狗,想起了多年前惨死的林妹妹——敢情这病还贼他妈文艺啊,吐花还连带枝叶什么的,不好好考虑一下人的生理结构吗?

吐槽归吐槽,她还是被儿子们好好照顾了,一个个平常都不回家的死崽子,此刻回家后望向她的表情一个比一个痛心,吓得她赶紧撕了包薯片压压惊。
青凌是先开腔的:“妈,能把您的手机给我们吗?”
“干嘛啊?”
“把您的小情人一个个找出来,试一试。”

青懿嘴角一抽,嫌弃道:“那我的嘴唇不得都亲肿了?”
青玄点头赞同道:“这样是挺没效率的。据说吐的花的花语能反映爱慕人的性格。妈吐的花……好像是百合?”
青舜说:“嗯,百合。”
室内沉默一秒。

青岚哀嚎一声,说:“我不想见女人!”
青玄道:“……也不一定是女人,我们可以上网查查黑百合对应的花语是什么,再按照描述找。”
然后一堆小崽子就掏出手机噼里啪啦的打字,看完后却个个都沉默了。
青懿自己也查了,看一眼花语,作孽。
爱与诅咒。
听着就惨不兮兮的。

众人目光齐刷刷的望向她,青懿刷的一下举起了手,道:“我和我的小可爱们可都是情投意合,他们……呃,也有她们,全都是眼大貌美会撒娇的小白兔,没有哪个黑深残!”
“会不会是哪个被耍的?”
“怎么可能啊,一开始就说好了只是玩玩。”青懿哼哼唧唧的拎了一片花瓣,仔细观察,然后跑去用水洗了洗,看的一众儿子五脸懵逼。
“……妈,您干嘛?”
“好久没喝百合茶了,洗洗喝呗,刚好用来降降火,省的看见你们头大。”

青懿泡好了茶,轻轻嗅一口,并没有喝。
……这真的是百合花吗?
她一晃神,记忆就回到了过去,清雅少年眉眼温顺低垂,却耀眼的仿佛能发光。那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不愿意回想,却也无法轻易否认。
青懿想了想,上网查了查,然后单手捂住脸,无声的笑了。

她爱着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柔弱纯洁的百合。
喉头一阵刺痛,又有几朵花瓣从唇间吐出,伴随着微涩的口感和,毒。

(黑色曼陀罗,形似百合,香气可制幻,枝叶皆有毒。花语是不可预知的黑暗,死亡和颠沛流离的爱。)

凌瑶篇

亘瑶抱了一捧粉色玫瑰,站在路边。
许是阳光太好花朵太甜蜜,她懒洋洋的眯上眼,睡意像一枚石子慢慢沉淀在脑海里。——但突然,喉管里传来一阵奇异的瘙痒,憋的她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头,可那种异物感仍挥之不去。

亘瑶皱了皱眉,准备找个厕所吐一吐去。一转身,手却被人轻易的拉了过去,细密的吻落在肩头,脖颈,再缠绵的印在她唇上,非常柔软,带了些煽情的意味。
她脸快红到耳根底去了,却还是撇了撇嘴推了那人一把,道:“怎么和个小狗似的,见面就又轻又啃。”
青凌的手松松的搂着她的腰,闻言却无辜睁大了眼,说:“没有啊,我从来只对小瑶这样。”
亘瑶轻哼一声,嘟囔道:“就会花言巧语。”
“我不仅会花言巧语,我还会送花呢。粉色的玫瑰,怎么样?”

亘瑶闻言看了一眼青凌,平日里显出清秀风流的一张脸却含了温柔认真的神情注视着她,天气太好,为这个背光人的轮廓都打上了一层淡金色,像是他金色的瞳孔,一汪夏夜月光,一捧珍藏酒酿。
她忍不住想笑,但青凌已经先于她笑了。
“勉强接受吧。说起来,今天去哪儿玩?”
“新开的那家游乐场。”

亘瑶应了一声,突然发现,喉咙的瘙痒感,不知不觉消失了。

——————分割线——————

未完结 有没有后续看我心情【等等】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