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雅

【赤羽】面具

#意识流没啥剧情#

#可刀可糖#

#一发完#

她戴上了面具:金边,白底,暗色花纹。
但那面具压不住她一双如火的绯红瞳孔,似要冲天燃烧;压不住她唇角流露的隐隐笑意,似能安抚众生;压不住她姣好娇艳的面容,似如一树红梅,雪地傲然绽放。

赤鸣曾出神的看着那张脸,那时羽灰尚年幼,婴儿肥的脸颊没长开,嘴角浅浅一对酒窝,圆润的弧度勾勒出稚气。
“我好不好看?”小女孩编了花环,她笑容甜蜜,身上还散发果柚的香气,清新又生涩。幼小的凤凰仿佛有一种奇特的魔力,只要她愿意,任何人都能为她着迷。
羽灰见她不答,又嘟着嘴再问上一句:“赤鸣,我好不好看?”
“您一直很美。”
“……。”羽灰扁了扁嘴,说:“赤鸣,你总是这样。”

总是这样,这样是哪样?
但没等她搞清这个问题,羽灰就长大了。

她变得更高挑,更修长,曲线圆润,身姿优美。长大的羽灰戴上面具,和她去逛集市,河灯点点照亮水面,照清透彻的夜空,反射在面具上,是沉默的阴影和粼粼水光。
“赤鸣,赤鸣。”羽灰轻声道:“你在听吗?”
羽灰摘下面具,露出温柔的眼,花瓣般的唇。她背对着身后斑驳光影,像一棵正在生长的柔韧植物。
她说:“赤鸣,我如果戴着面具,很多人都会喜欢我。但我只会在你面前摘下它。”

赤鸣搞不懂的问题又增加了一个。
最后在火焰里,熊熊火焰里,盛装少女纤尘不染,赤脚踏上祭台。
她与她遥遥相望,挪动嘴唇:
“我—爱—你。”
“……我也是。”

赤鸣从来都懂,只是不敢承认。
羽灰的面具掉了,脏了:金边,白底,暗色花纹。
赤鸣捡了起来,戴了上去,一步踏入黑暗。
直到某日灵魂被烈火焚烧,再有一双手拿开那张面具,温柔的道,赤鸣,我们回家。

————END————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