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雅

【熙懿】性转的故事(下)

#上篇与下篇时间跨度较大#

#专注熙懿一百年(*/∇\*)#


下篇

青懿在用小刀削苹果时恍惚了一下,刀刃就滑过手指,猩红从手指慢慢渗透,滴落在刚切开的雪白的果肉上,眼看就不能吃了。
你怎么连个苹果都不会削。过往女友总是噘着嘴抱怨着,是被谁宠坏了吧?
现在,把他宠坏的那个“罪魁祸首”,正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她的脸色苍白,嘴唇灰败,但那双眼依旧宁静而明亮,身姿优雅克制。

“我来吧。”何熙轻声问道,语气却是不带质疑的笃定。
青懿没答话,他只是把手上的苹果扔了,换了另一个,重新削了起来。
何熙就静静的凝视着他,突然,笑了笑,说:“你还是老样子啊。”话毕顿了顿,又道:“可惜我不是了。”

青懿削好了一个苹果,现下又伸手拿了另一个,想一想,切成了小兔子的模样。兔耳红红,身体洁白,十足的鲜活生动。
这是他十几年前学会的,当时他还挺年轻的,也只有青玄一个孩子。小女孩也生的沉稳又懂事,平常都是她会留心自己任性又风流的父亲。可有一天她把自己关在厨房里,一遍又一遍的切着苹果,问了好久,小姑娘才松了口。

明天是父亲节,我想给爸爸切小兔子苹果。
但那也是青玄的生日。
节日前一天晚上,青懿也把自己锁在厨房里,一遍又一遍的切着苹果,终于才学会了小兔子苹果。

何熙眼带讶异的看了一眼苹果,半晌,温声说:“……不,你也变了啊。”
青懿却觉得心里有一腔火焰,在胸腔鲁莽的横冲乱撞,那热量是如此灼人痛苦,非逼他说出口不可。可眼前的病房洁白,床上人脸色灰败,这些又像是水一样,将那团火焰熄灭,连一缕轻烟都被吞到肚子里。于是这原本的战场就变成了沉默又宁静之所,薄荷气息微凉,仿若那年当日,女孩的发拂过他的脸庞。
“你这些年过得可真精彩啊。”良久后,青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压低了自己的声线,可听上去还是咬牙切齿的:“运输毒品,洗白黑钱,非法藏匿枪支,贪污腐败……真是。有几条命都不够用。”
“恩,所以上天垂怜我,让我生了一场大病,死刑日期也退后了。”何熙笑了笑,说“其实挺好的,我一直怕毒针注射,就像睡一场觉,做一个永远不醒的梦,太平淡了。”她盯着苹果怔愣片刻,语气轻松的说:“死亡怎么会是这样呢。它就该热烈放纵,让人体会到生的苦痛。”

青懿没接话,或者说他怕他再出口就再无法压抑住自己的情感,那情感不单单是愤怒,沉沉的挤压着嗓子。这种情感,像是高考那年他还是继承了母亲公司的无力,像是当年缘无声无息的死在他面前的悲伤,像是炽和槿私奔时的茫然——甚至有点像那天夜晚,何熙邀他离去时,他心中涌起的,不明不白的感情。
何熙还在絮絮叨叨的讲着:“……其实,我还挺喜欢你的。”感觉到青懿投射到身上的视线后女孩莞尔一笑:“开个玩笑。不都是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吗,我说的话,没几个善的,但都快死了,你也可以当玩笑听听。”

何熙接下来的话都是些琐碎的话,少抽点烟,多吃点蔬菜水果,没事多锻炼锻炼,不要大晚上的熬夜……种种皆是无关痛痒。青懿却从这些话语中明白了对方在这些年中还间断的调查着自己。——可谁也不是呢。
青懿的情绪在女孩的唠叨中平息了一些,他深吸一口气,在兜中找了只烟,可突然又想起这里是医院。
“你有听我的话吗?”何熙瞧见了他的动作,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抽烟不好的,小懿。”

青懿没吱声。
倒是外面的小护士先敲了门,说,探病时间过了。
何熙起身,抱住了青懿,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轻轻咬了一下他的嘴唇,然后凑在耳边,说了几句话。

青懿离开了病房,何熙在身后,用嘴唇轻轻拼凑出两个字——“再见。”

青懿出医院时下了点小雨,他没带伞,就斜斜的靠在墙壁边,点了一支烟,等雨停。
烟雾寥寥升上碧空,与远处隐约的的白雾融合,空旷街道,竟分不清何处是烟何处是雾。
——“别再看我了。”
——“保重。”
——“再见。”
青懿把烟掐了,低头嗤笑一声,步入雨幕中。
细细雨丝打在他的脸上,眼角湿润,分不清,是雨还是泪。

————END————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