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雅

【熙懿】被淹没的威尼斯

#青懿视角,何熙活在对话里#
#威尼斯景色按照想象瞎写,因为我没去过【不是】#
#文笔拙劣,还混了冷圈【烟】#

01.

青懿第一次来到威尼斯时是个大晴天。
天公多作美,这座被杂志和文艺青年们夸上天的城市在阳光和碧空下的确美的像不像话,白鸽在古旧的塔尖上飞舞盘旋,大理石的砖面偶有积水,反射出一个个闪亮的光点,光点倒映出建筑间的鲜花,大红,浅粉,亮黄,这些稍显俗艳的颜色在青石砖和木制花篮的衬托下,变得像绘本和杂志图片上一样漂亮。

——“亚德里海的女王”
——“漂浮之都”
——“光之城”

那些被它的美所吸引的画家与诗人,不吝啬将自己的才华侵注在画与诗歌间,用浓墨重彩的笔触赞美着这个被上帝偏爱的城都。
但那又能怎样呢。
疯涨的物价和不断上升的水平面无一不昭示着鲜亮后暗藏的龌蹉,一如在指示牌后看似亮丽早已腐朽的建筑,水将木头浸软浸烂了,像只巨大的嘴巴,吞没了曾经的洋楼,只留下密密麻麻的青苔盘旋在木架之上,耀武扬威。
威尼斯终究被淹没,带着它外表的光鲜和内里的腐朽。

青懿知道这些,或者说这些还是那个男人不厌其烦一遍遍和她科普过的。“威尼斯总有一天会被淹没。”他带着惯常的温柔神情笑着,眉眼像是涂抹上了蜜糖和阳光,在午后散发出甜蜜的气息。

“被淹没的东西有什么好喜欢的?”
“我也不知道啊。”
“你这人真怪。”
“你喜欢就行。”
那是比刚刚的温柔更加真挚的笑容,在一张仅仅只是清秀的脸上,意外的很漂亮。

02.

青懿提着行李箱随便找了一件旅馆。
拿到的金属钥匙有些发潮生锈,被打开的木门摇晃着嘎吱嘎吱的响,映入眼帘的是狭隘的房间和一扇小小的窗户,房间里铺满乳白色的软垫,摸上去是软软的棉布质感,虽然潮湿,但很舒服。
木窗上的漆已经掉的差不多了,只能隐约从剥落的红色碎屑推测出原状。窗户背对太阳,正对着河面,碧绿河面被风吹起涟漪。

青懿从方正的玻璃间盯着湖面,像看到了一匹碧绿的布匹。
她是行动派的人,想到了什么就会去一气呵成的做,换好衣服,推开大门,不出所料看见河面旁租卖木船的老人。青懿笑眯眯的用熟练的英语和对方讲好了价,获得同意后拿上木桨欢呼一声,就踏上了木船。
她不会划船,只是笨拙的用木浆推动水面,小船却很给面子的缓缓动了起来。青懿特意走了小道,划过了那件旅馆所看得到的流域,在从视线里一扇扇倒流的窗户里她也找了自己的行李,放在软塌之间。

她累了,就仰面躺在木船上。
身旁却传来一阵极轻快又活泼的“hey”,青懿歪头看去,看见一个棕发棕眼的大男孩站在一条木船上,有些羞涩的笑着抿唇望向她,看见了她转过头,却惊讶的轻咦一声,笨拙的换上了中文:“您,您是中国人?”
“是啊,小朋友。”青懿哈哈大笑的回道:“有什么事吗?”
“不。没,没什么,我只想提醒您,您这样放着船不管,任意走上死路,这样您很难调头,爷爷也会很为难。”男孩子低声回道,他的肌肤被阳光晒黑了,红晕在黝黑的肌肤上不甚明显。他说完后,又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青懿一眼,继续道:“爷爷是之前卖船的老人,我的母亲来自中国,在父亲母亲过世之后,我就和爷爷一起在威尼斯生活。”

“所以呢?”
“……爷爷租给您的船是破损的,再划一会儿可能部分船体会破损,虽然不至于进水,但会被要求赔偿。”青懿定睛看他一眼,小男孩低下头极小声的回道:“因,因为——您是中国人,妈妈说……”
“成了,小鬼。”青懿哈哈大笑道:“我懂了,带我回去吧。”

03.

“你喜欢威尼斯吗?”
“您为什么问我这个?”
“因为有人对我说他很喜欢威尼斯,就算它没有杂质上的图片那么美好。”

男孩子低头想了一会,一字一顿的,用混着口音的中文回道:“物价比外地高,空气也很潮湿,每天有很多游客,爷爷说,他不喜欢,但他也走不了。”他顿了顿,继续说:“圣马罗广场上的白鸽很漂亮,花,用来放在木屋上,可以卖个好价钱,玻璃球,亮亮的,像眼睛。”
“我没有想过喜不喜欢,但大概,是喜欢的。”

青懿捂住嘴闷声笑了,她道:“有人和我说,他像喜欢威尼斯一样喜欢我。”
“那位先生,一定,很喜欢您。”少年眯起眼睛笑,神情非常温顺而安静。他道:“五十年后,威尼斯就要被淹没了。那时候,爷爷大概已经去世了,我喜欢威尼斯,但我会离开它,去另一座水城。”
“五十年后,没有威尼斯,但还会有别的水城。”
“威尼斯却始终只有一座。”

“他还说,死了以后,要把骨灰扔到威尼斯的河里。”青懿说:“可我找不到他的骨灰,谁找到的到?他说药物注射而死太逊了,依我看癌症去世也不怎么样,那混蛋还说死了后要为国捐躯,谁稀罕啊。”
少年却用困惑的目光看向她,他听不清太快的中文,也听不懂太复杂的词汇。青懿看他一眼,噗嗤一声笑了,她摆摆手示意无碍,接着用手挡住眼帘上的一小片阳光,船驶向了主流,灿烂的阳光像金子一样,刺的人眼眶泛泪,却还是忍不住睁开眼。
那腐朽的,带着腥味的偏流被留在了一座座废旧的建筑物间,残痕断壁,带着阴冷的湿气和青苔,它不显眼,却真实的存在着。

青懿闭上眼,她朝河里撒了一把灰,想象着那是那个人的骨灰。
可这些都毫无意义。
“He deserves it.”
这是她唯一确认的事。

04.

青懿和那个异域的少年告别,回到宾馆,蒙上被子做了一场大梦。
她梦见了五十年前光鲜亮丽的威尼斯,梦见了如今显出颓势的威尼斯,梦见了五十年后被水淹没的威尼斯。
梦见了那个男人。
梦见了他在水间,微笑着,轻轻喊出自己的名字。

青懿第二天就走了,她装点好行李,在背包里放了一颗亮亮的玻璃球,像眼睛。那是少年临行给她的礼物。
她走时又看了一眼威尼斯。

白鸽,教堂,鲜花,尖尖的塔顶。
洋房,海风,石砖,腐旧的木屋。

只是看了一眼,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05.

“……五十年后威尼斯就会被淹没,很多年后,没有人会再记得这座水城,他们只在意着这座城市表里的光鲜,也很快会找到新的威尼斯。但我在意着它,包括它表里的光鲜和内在的腐朽。我喜欢它,它在我眼里就是独一无二的,就像我喜欢你一样,小懿。”男人笑着说:“假如有一天我死了,你就把我的骨灰撒在威尼斯的海里,五十年后的威尼斯将沉没在海底,我也将沉没在海底。”

“……别想我了,头也不回的走吧。”
“I deserve it.”

————END————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