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雅

【霍游】甜党与咸党之争

#首发贴吧,id=克洛瑞雅#
#勉强扣题成功【耶】#
#ooc严重的小甜饼#

游浩贤和霍琊吵架了,因为一些鸡皮蒜毛的小事。
世间所有情侣都会吵架,平常再喜欢的地方到了吵架也会嫌腻歪。游浩贤也不例外,他甚至连吵架的缘由也忘了,只吊着一口气不肯先开口认错。霍琊也不吭声,他照常上班下班回家吃饭,只是本就是少话的人,争吵后连简短的对话都被缩略成几个可有可无的鼻音。

原本是极喜欢的人,喜欢那双安静的鎏金色眸子,喜欢他寡言的温柔,喜欢他带了薄茧的双手,轻轻拂过脸庞,磨裟手指,点上嘴唇。
可现在生气了,就开始嫌这嫌那,嫌手指太粗糙咯着慌,嫌对方不会说几句话哄人。

游浩贤一边乱想着,一边打开冰箱,不出意料发现一冰箱的肉。
他叹了一口气,认命的翻找着想找一些蔬菜,却眼尖的瞧见一包汤圆。

今天,好像是元宵节来着?游浩贤抖了抖包装上的碎冰,借着日光模糊的看出那是芝麻馅的。芝麻馅挺好的,吃起来总让人觉得甜,虽然有有些人会腻得慌,但游浩贤还就爱这一口。——但霍琊不一样,他就喜欢吃肉的,什么包子粽子汤圆,他都会优先挑选肉馅,成功让游浩贤附赠几个大白眼。
但霍琊每次买东西,无论是包子粽子汤圆,都会给带一份甜的,有时候是芝麻,有时候是豆沙,咬下去松软又甜蜜,连着他握住对方的手温暖,都变作丝丝缕缕的蜜糖渗入血液,运输至心脏。

“说起来……我和他冷战了多久了?”游浩贤嘟囔一声,系上围裙打算给自己做一碗汤圆吃。他边想边打算撕了包装,目光流转间突然发现,那是不是什么芝麻馅的,而是肉馅的。
要不要再买芝麻馅的呢?
游浩贤盯了汤圆一会,想了想,还是一股脑全下了。管他呢。他这么想,就当换个口味尝尝鲜,说不定肉馅还挺好吃的。

可煮好以后他用勺子舀了一个,尝了一口,还是觉得不好吃。
不想丢,但也不想吃。就只能把那碗汤圆端端正正的摆在桌子上,白雾上升漫开,很快就充斥了小小的厨房,这里有肉的鲜味,有呼吸的轻微的声音,有还算喜庆的红色的窗花,被剪成了咧着嘴的小狗,对游浩贤那张沉默的脸笑啊笑。
游浩贤有点懵,他觉得这场景太熟悉了,可他现在仅仅只是坐在这里,这感觉就温暖又安心。

咔擦。
有锁落下的闷响,霍琊提了个塑料袋从门外走过来,他刚刚扯下戴在脸上的口罩,长长的睫毛在室内凝结出淡淡的白霜,霍琊就用一双这样的眼望着他,像是旅人穿越过千里风雪,才抵达至有火焰的木屋。
“你不吃吗?”对方屈指敲了敲桌子:“快凉了。”
游浩贤一愣,话却已经在大脑能控制前脱口而出:“我在等你呀,你又回家这么晚。”
“那也不能不吃,本来就够瘦的,搂起来都感觉没几斤肉。”
“哼。你也没吃多少。部队里的伙食可没家里好,你以前天天在家里吃,嘴都养刁了,我才煮了夜宵给你吃。”

“我先去给你下吧。”霍琊没再接他的话,而是脱了外套换上围裙,提着塑料袋进了厨房。家里就两条围裙,茶色的游浩贤戴了,剩下一条粉红的是搞活动送的。霍琊棱角分明,眼神冷厉,此刻他低下头用细长的手指系着蝴蝶结,灯光透过粉色反射在他脸上,衬的人轮廓柔和了不少。
游浩贤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觉得霍琊这么穿难看倒是不难看,就是……人有点骚包。
霍琊听到了他漏出来的笑声,却没有生气,只是勾唇朝他笑了笑。
那笑容清清冷冷的,却怎么看怎么撩人。
游浩贤的大脑却轰的一下炸开了,像是所有血液齐齐往头上涌了上去,他舔了舔唇,觉得有点呼吸困难。

霍琊看上去冷淡,但并不是不爱笑,只是他将所有的笑,都留给自己罢了。
就像每一个晚上,他煮了一碗夜宵,坐在桌子前,这里有肉的鲜味,有呼吸的轻微的声音,有还算喜庆的红色的窗花,被剪成了咧着嘴的小狗,对着他弯着眉眼笑,他也回着笑,落地窗上印出他一张傻乎乎的笑脸,等霍琊回来了,笑着的便变成了三个,但霍琊笑的并不傻,他笑起来让眉间染上了几分艳色,恰似一枝雪间红梅,又如夏日拂面凉风。

霍琊煮好了汤圆端过来,青瓷碗里的汤圆又大又圆,漂浮在冒着热气的汤间:“吃吧。”
“恩。”游浩贤舔了舔嘴唇,他用勺子挑起一个,吹一吹气,一口咬了下去。
是甜的。
他一愣,由着乌黑的芝麻馅染脏了嘴角,霍琊站起来拿了纸巾俯身帮他擦。
游浩贤看着那张放大的脸,毫无犹豫的亲了上去。
他在接吻时模模糊糊的想,自己和霍琊好像还在吵架,可霍琊却趁他分心时轻轻咬了他一下,胸腔内的氧气本就所剩无几,他更是要被亲的头晕脑胀了。

霍琊的唇间有肉的鲜味,就像他的嘴里还有芝麻的甜味。
但这次,没有人会嫌腻了。

——————END——————

评论(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