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雅

【满心】禁果 (上)

#巨型ooc的小甜饼#
#心酱视角#
#标题与正文没啥关系#

心有一个秘密。
秘密,轻轻念出这两个字,唇瓣张合,一吸一呼,仅仅只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却能给予人浪潮一般的欢喜。这样的欢喜是独一无二的,胜过花房里五彩缤纷的颜色艳丽的花朵,胜过众人相处时愉快祥和的气氛,胜过大人给予表扬时的礼物与勋章。

秘密是自己的,欢喜也是自己的。
这是带着禁忌的快感,像一条蛇,嗅闻芬芳蜿蜒而上,血红舌尖在空气间吞吐,能随时缠住偷吃果实的猎物的尾巴。
但是,还有满君。
还有满君,和自己共享这份秘密。

满君是一个怎样的人呢。这样的问题一旦被问上就要七嘴八舌的说上很久,并不温柔,并不谦虚,并不体贴,但也并不冷淡,并不傲慢,并不粗心。她见过对方带了焦急的神色和迅速伸出的手,以及这之后一声叹息。她也见过对方低下头哭泣,泪水顺着脸颊啪嗒一下跌落,连说话的腔调都带着轻微的哭音。但大多数时那张锐利的脸上都是漠不关己的神情,目光冷淡,像是什么都没有,又像是蕴含了很多。

她在意着这样的满君。
这样的满君,像是个孩子,又像个大人。
和她一样的,孩子和大人。

心从房子里找来的生育手册里有很多鲜艳的颜色和卡通插图,她一遍遍的翻看,照着插图的样子做了可爱的布娃娃,在花园里边哼歌边和娃娃说着话。
那时满君也总是在,他不会主动去问什么,但心和他搭话,他也会一句一句的回。

“满君,要不要和我牵手看看呢?”
“是那本书上的?你总是净在做这种事。”
“啊,但是,我想到能拜托的男孩子也只有满君了。”
“拿你没办法啊……也不是不可以。”
少年的手比她的微凉一点,但又足够大,十指相扣,刚好够包住她的手。心握着他的手,想着这是满君的手,未触碰过的男孩子的手,比她的大,像是大人的手,但这双手上有薄薄的老茧,这又让她想到少年年少时曾注射过的几乎必死的药剂,这又让他像一个孩子了。
但是呢,无论怎样。她只单单握着满君的手,就很幸福了。

“这个是爸爸!”
“无、无聊——”
心笑吟吟的把娃娃收了起来,她看到了少年耳边转瞬即逝的一抹红色,她自己突然也觉得害羞了起来,但心里却又有一点窃喜,像一把燃烧着的火焰,温暖着血液,血液再由砰砰直跳的心脏蔓延至四肢。
她开始有了恶作剧的心思,很多次的牵手,拥抱,擦边的亲吻,都在植物园。那里很安静,群花绽放,空气里带着蜜糖的甜味。

“都是那本书上的吗?”
“恩,是哦。”

心却撒了谎,她热衷于听着自己规则跳动的心脏在与对方接触时逐渐失控,热衷将自己紧紧贴在少年身上,听着对方同样失控的心跳。咚咚咚,咚咚咚。他们被这极速的跳动震的颤抖,却谁都不会松开手。

评论(4)

热度(57)